时光中的婴儿车

来源: 作者: 长篇鬼故事 2021-07-20
字体:

1 现在
  我有一幢老旧的院子,院子里有三间平房。我自己住了一间,另外两间用于出租,一问租给大学的退休教授,一间租给了一位准备考研的女大学生。
  在院子的大门内。摆着一辆弃用的婴儿车,车架已经生锈了。
  吴教授退休多年,为了给他得了癌症的妻子治病,他卖掉自己的房子,住进我这小院里。癌症是个无底洞,现代医学最终没能拯救吴夫人的生命。我至今依然记得三年前吴夫人击世的那天,吴教授无力地回到院子里,无声地抽泣着。但他只哭了三十分钟,便抖擞起了精神。我猜,大概吴夫人的去世,对于她和吴教授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李小姐很漂亮,留着清汤挂面一般的齐肩短发,天天都待在屋里看书,几乎足不出户。如果她一直在屋里苦读,或许我会认为她一定能如愿以偿考上研究生。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当然,如果她没死的话,我永远不会知道李小姐在屋里究竟做了些什么。
  我是个单身男人,能在五年前以极低的价格买下这个小院子,是因为在院子里曾经发生过一桩案件,一个女人试图用鼠毒强把她的情人毒死在屋里。如今,有地产商人向我提出了高于买价五十多倍的拆迁赔偿。但我还不想急着卖,再捱一捱,说不定能多得点赔偿款。
  但李小姐的死,却让这个小院子再次蒙上凶宅的阴影,地产商人也再不与我联络了。
  李小姐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用一根系在B光灯灯座上的绳索,把自己悬吊在了空中。
  当时,两个警察突然进入院子,使劲拍着李小姐的房门。他们告诉我,经过确认IP地址后,他们有充分证据表明李小姐利用租来的房间从事色情活动――是通过网络进行的色情活动,与视频有关。
  李小姐来自乡下,她知道如果自己被警察抓住。自己的丑事肯定会传回保守的家乡。令她父母脸上无光。于是,李小姐走上了绝路,把自己吊死在了房间里。
  警察带着尸体离开的时候,一个警察曾经指着门边的那辆婴儿车问我:“这婴儿车是谁的?”
  我懒得回答他的问题。
  几天后,一对年老夫妇来到我的小院子。起初我以为是来租房的客人,但他们却自我介绍,说是李小姐的父母。他们到这儿来,只是想来看看女儿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我不知道警方是如何向他们诉说李小姐的自杀原因,所以我也没多嘴,径直引他们来到了李小姐的屋。
  李小姐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单人床,一台电脑。我想,她刚开始住进这儿的时候,一定还是想着要刻苦读书考研,力争考上心仪的专业。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活压力逐渐增大,她的心理开始波动,经过一番挣扎之后,她终于决定利用身体的本钱在网络上赚钱。
  一个人的最初想法,往往会在时光的摧残下,渐渐变了味。就像我当初买下这个院子的时候,曾决定永久留下那个婴儿车,但到了最后,还是准备当做废品处理掉。
  “你这个院子,当初花八万块钱买的。现在,我们老板出价八十万,很公道了,五年时间就挣七十多万,做什么生意能有这样的利润?”说话的人。戴了一副遮住半张脸的墨镜,剃了个短到头皮的平头。
  他的跟班在一旁帮腔:“就是,你那房子里才死了人,上吊的女人容易变成吊死,要是你不收这八十万,只怕会更不值钱的。”
  我笑了笑,没想到李小姐才死一个月,就有人上门想低价买走这院子了。(鬼婆婆鬼故事http://www.guipp.com/)
  几个月前,人家房地产商的出价,可是四百万啊!但今天上门的这两个人,一看面相就知并非善辈,所以我只好说;“给我点时间,让我考虑一下吧。”
  “给你一礼拜的时间考虑。一周后,我带着现金与合同过来。你也应该知道我豹哥是干什么的,别玩花样。”这个叫豹哥的人,瞪着眼睛恶狠狠地说道。
  他们刚走,吴教授就关切地出了屋,问我:“那两个坏蛋想买这院子?小黄,你可千万不能卖啊!七十万,太低了!”
  我又笑了笑,说:“别担心。我不会卖的。”
  “可他们说,一周后就带着钱和合同过来……还让你别玩花样……”
  “说不定,过一礼拜,他们就改心思不买院子了。”
  等吴教授回了他的屋子,我敛住笑容,转头望向防盗门内侧的那辆婴儿车,心想,我该去找一找夏黛了。
  
  2 五年前
  
  我第一次见到夏黛,是在一家空气污浊人潮涌动的酒吧里。她径直走到正在喝酒的我面前,问:“你是黄轩?”
  我点点头,看来我在江湖上的名声确实不小,大家都知道我有一双巧手,能够做出别人想要的东西。
  果然,夏黛微笑着对我说:“黄轩,我想请你为我做一样东西,一辆婴儿车。”
  “婴儿车?你去商场买吧。我保证,你在商场里能买到各式各样的婴儿车,而且比在我这儿做一辆,便宜几十倍。”我认定眼前这女人是个疯婆子。
  但夏黛却依然保持笑容,然后报出了一个数字。
  这个数字,令我无法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