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之恶童

来源:鬼怪吧 作者:董墨 短篇鬼故事 2017-09-14
字体:

1.突然造访

前几天又发现尸体了,这次是入室杀人。据说现场非常可怕。“

”又是勒死对吧?每具尸体的死因都是这样。“

大清早的,张绮就听同事们在讨论最近热门的连环杀人案。据说犯罪现场的门都被锁死了,窗户又非常狭小,可凶手却不翼而飞。

张绮被强烈的困意驱动,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绮绮姐,你好像最近都没怎么睡好。“一个同事关心地说。

”是啊,总做些稀奇古怪的梦。“张绮不禁想起了梦中的恐惧,寒意涌上心头。

她摇了摇头,将视线转向窗外,想转移一下注意力,却发现窗户下面有人在直直地盯着她,看得她毛骨悚然!

十分钟后,那人竟找上了门。

”我叫龙箐。这是李兴,我的助手。我是一名侦探,有些事情想找你了解一下。“陌生的女人说道,她旁边站着一个看上去像高中生的男孩。

”侦探?你们找我干吗?“张绮奇怪地问道。

”最近的连环杀人案,下一个被害人可能就是你。为了阻止凶手,我们必须提前行动。“龙箐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吐出的话却让张绮吓了一跳。

”怎么可能,你开什么玩笑呢?“张绮不自觉地缩了缩肩膀,眼里满是恐惧。这一刻,她突然想起最近一直做的噩梦。

2.重返现场

在回程的路上,李兴好奇地看向龙箐:”你觉得张绮说的是真的吗?“

龙箐没有回答,她想起会客室里的场景,张绮一直把身体蜷缩在椅子上,精神状态十分糟糕。

龙箐从包里拿出平板电脑,里面存储了海量的照片。这些照片包含了图表、报告,更多的是针对不同犯罪现场的记录。

在半个月前,市中心发生了数起谋杀案,被害人大多为拥有高学历的年轻女性。凶手用绳索勒死被害人后,除了偷走财物外,往往拿走死者身上的某件东西作为战利品。警方虽然竭尽所能,但真凶总是不可思议地逃脱。

龙箐和李兴从开始便跟踪这些案件,从高风险系数的人群加以分析,结合对凶手的画像,一直追到最近的犯罪事件。该起罪案有着非常明显的反常倾向。

被害人的年龄为34岁,完全超出了凶手的猎物范畴,而这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龙箐和李兴调查了发生犯罪时整栋公寓的入住情况,发现并不是没有更适合凶手的猎物——张绮是最为符合的。

25岁的她是整栋公寓收入最高的职业女性。由于未婚夫刚刚去世,目前处于单身阶段,基本上没有男性朋友,显然这样的猎物更符合凶手的爱好。

”难道张绮有问题?“李兴提出疑问。

”不要一开始就假设前提,这是新手最容易犯的错误。我们还需要重新调查。“

他们又回到公寓。李兴小心地用铁丝捅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废弃的黄色警戒线,东西整整齐齐地摆在玄关。

该系列案件最特殊的情况是,法医在数名死者的脖颈上都找到了多层勒痕。这也就意味着,凶手每次快要把死者勒死前,都停下手,然后再继续,再继续……

只是看看资料,就能感受到凶手令人窒息的怨毒恨意。

龙箐走到客厅,看着桌上说道:”凶手进入被害人家里并没有立刻行凶,而是进行了一番交谈。“

在警方到达犯罪现场时,桌子上放有一杯温水,上面只找到被害人的指纹,说明是被害人亲手倒给凶手喝的。

”而且尸体上有很多防御性伤口,说明凶手并没有选择突袭。“

龙箐蓦地掀翻了桌子,又随手拿起椅子摔在地板上。

李兴不由自主地捂住耳朵:”龙箐,你这是做什么?“

”就算是被突袭,被害人也完全可以弄出声响。为什么邻居们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呢?“

”那是因为犯人强行制服了姐姐……“回答这个问题的人不是李兴,而是站在门口的男孩,”这是我姐姐家里,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你姐姐的朋友。我们在这里,是为了调查你姐姐被杀一案。“李兴机灵地回答道。

”真的吗?“小男孩半信半疑。

小男孩说他叫豆豆,是来取姐姐最爱的遗物的。他在房间里找了半天,才拿走了一本空相册。

之后,龙箐决定去张绮家拜访。这不是他们的本意,而是张绮的邀请。

”我还以为你们不会来的,快请进。“张绮迎他们进门。

龙箐把平板电脑摆在桌上,问道:”对于四层的住户,你了解多少?“

”四层啊,我对她的事情知道的不多。我记得她很喜欢仙人掌,有一次买了两大盆回来……“张绮蹙眉回忆往昔的点滴,偶尔,一丝惋惜的神色会在脸上闪过。看来,张绮和被害者确实没有什么交集。

”对了,我记得她在楼下办过一次葬礼,那时她哭得很惨,好像是她弟弟的葬礼……“

”等等,她有几个弟弟?“李兴木然地看向门口。

3.墓前诡异

午夜的街巷里,女人在拼命奔跑。

”咔咔咔……“从背后传来木屐的足音,越来越近。她不敢回头,害怕只要一回头就会被恐惧遏住脚步,所以只能继续向毫无希望可言的前方逃亡。

”啊!“张绮再也无法忍受,惨叫着从床上坐起。

张绮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起床来到了客厅,看见李兴已经醒了,而龙箐还躺在沙发上睡觉。

”做噩梦了?“李兴看着张琦苍白的脸,问道。

”是啊,又做噩梦了。在梦里,总有木屐的声音在追我。“

”可是……姐姐你在哭吗?“

张绮无意识地摸着自己的泪痕,她不好意思地笑笑,急忙躲进了厕所。李兴还站在原地,愣愣地望着她的身影。刚才张绮的泪眼,不是恐惧,而是悲伤。

 

”她怎么了?“龙箐也醒了。

”可能今天是她未婚夫的忌日,她心情不太好。一会儿我们陪她去墓园吧。“

昨天晚上,由于龙箐对案情的介绍让张绮很害怕,所以他们就留在了她家。虽然这么说,但更直接的原因是保护她。

郊区的墓园比想象中要冷清。也许是工作日的缘故,墓园里没多少人。张琦要求一个人呆着,龙箐和李兴便在远处等着她。

”喂!这是什么啊!“张绮突然尖叫起来,声音悲戚异常。

龙箐和李兴忙跑了过去,在墓园的另一端,张绮正在和工作人员争吵。因为在坟墓前,有一大摊烧焦的黑色痕迹,熔化的塑料、纸张的边角料,宛如呕吐物般凝结在地面上。从未婚妻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恶作剧根本无法原谅。

”这是什么?“在一旁的龙箐皱紧了眉头,俯身从中拾取了一小片纸。从黑炭般的残片来看,被烧毁的正是空白相册。

他们最近偏巧见过它。

”我能问一句吗?张绮,你对你的未婚夫,到底了解多少?“

张绮的未婚夫叫周涛。

半年前沸沸扬扬的富翁自焚案,主角就是他。

”我发现周涛有金屋藏娇的迹象,所以就和他分手了。“

在某天夜晚,周涛所住的别墅燃起了大火,可以肯定的是有人在屋内洒上大量的汽油。因为别墅内的警报并没有响,基本上排除了外来客入侵杀人的嫌疑。

到了第二天,火灾才在消防员的努力下被控制住。但是,急救人员并没有找到周涛,警犬的追踪也止于别墅的地下室。

周涛并没有家人。张绮出于同情给周涛置办了墓地,但除非有人特意调查她,否则没有人能知道这件事。

”周涛真的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是有个叫做王威的远房亲戚,长得很高大,不过脑袋不怎么好使。周涛把他从精神病院带回来后,周涛说什么他做什么。火灾时,他也在现场,但不管警方怎么问,他都只是哭。“

警车正在赶来的路上,是龙箐让李兴报的警。

”你说,周涛会不会是凶手?“李兴突然问道。

”这不可能,周涛已经死了。“张绮的态度很坚决。

”不管怎么说,墓前那些东西确实很有问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们都是连环杀人案中被害人丢失的物品,也就是凶手的战利品。“龙箐分析道。

警方来得很快,他们开始布置警力勘查现场。

”李兴,你还记得我说过吧,战利品对凶手意味了什么?“

”战利品对凶手来说是徽章,是能够随时品味胜利感的私人物品,凶手会借此回忆杀人的快感……是这样吧?“

”那你又怎么看目前的情况?“

”凶手把战利品焚烧在墓前,说明他已经不再需要这些战利品,所以烧毁了它们。但这和和周涛有什么关系呢?“

龙箐眯紧了眼睛,她总觉得内情不会如此简单:”看来在周涛的坟前烧掉战利品,对他们有着非常重要的象征意义。“

”他们?“

”没错,凶手是两个人。“龙箐肯定地说道。

这样就说得通了。当时在犯罪现场,想不通的问题有两个:凶手是怎么骗得被害人的信任,让她将凶手看作宾客的?被害人在被杀前,为什么没有过大的动静?

而这两个问题,之前只有一个解。再加上小男孩这个变量,刚好能得出答案——因为被害人迎进来的根本不是谋杀犯,而只是普通的小男孩。

半小时后,警方在监视器中看到了焚烧者的身影,正是患有精神疾病的王威。

4.割腕自杀

警方的反应很迅速。

然而,当突击队员闯入室内,却发现嫌疑人王威已割腕身亡。

”龙箐,你说过吧,现场是否有条理,能够看出对方的组织力。对于一个疯子,用割腕的方式自杀,实在很不对劲。“

”那么,你觉得王威如果不是自杀,凶手是谁呢?“龙箐反问道。

”这还用说嘛,就只剩下那个小男孩了,总不能是他杀了王威,等等……“

王威虽然身强力壮,但他的心理年龄却很低。

知道豆豆存在的,目前只有龙箐和李兴两人。假设那个男孩就是主谋的话,是不是更合情合理?

如果是这样,那王威去坟前烧掉战利品,不仅仅具有象征意义,它还是一个指针。这个指针是障眼法,让所有人心甘情愿地被蒙蔽。

 

”这可能吗?“李兴难以置信地说道。

”这不是可能性的问题。“龙箐猛然抬起头,环视围观的人群。

果然,豆豆正站在巷子的里侧!

注意到龙箐的视线后,男孩不但没有慌乱,相反,他挑衅般地勾勾手指,然后便退入巷子的深处。这样的用意也很明显,就是为了不给她留下报警的时间。如此缜密的心智,谁会相信他只是个孩子?

龙箐来不及叮嘱李兴,只是把身上的对讲机交给他,示意他保持通话,就径直追向了男孩的背影。

”豆豆,你给我站住!“

他根本不叫什么豆豆,那样愚蠢的名字只是他随口说出来的。可真实的姓名,他却早就忘记了。

不过,他也有绝不会忘记的人——周涛。

”就差一步,就差一步!“豆豆咬紧了牙,他撒腿躲开提前放置好的捕鼠夹。

”你跑不掉了。“

”被抓住的人是你!“

豆豆掏出从黑市买来的枪,将枪口对准了龙箐。

”在外面杀掉你风险实在太大,反倒不如在这里杀掉你。姐姐,你是一个好人,但你挡到路了……“他把枪对准了龙箐的额头。

”你所谓的最后计划,是要杀掉张绮?“龙箐说道,她要拖延时间,等待援兵。

男孩勾在扳机上的手指果然停了下来。

”从一开始,你的目标就是张绮吧,只不过那时你还不知道她住在哪里。那些被害人之所以被杀,就是因为她们和张绮很像。“龙箐侃侃而谈着,”一开始,我以为你们的杀人手法还不够熟练,但最后我明白了,你们是在练习,练习怎样做才能让死者感受到最大的恐惧。

“你之所以杀了王威,除了让他做替罪羊之外,大概也是因为你认为杀掉张绮不再需要他了。”

豆豆笑了:“你说的没错,我一边寻找张绮,一边杀掉和她模样相似的女性。我实在管不住自己。我让王威控制住她们,然后用绳子一点点勒住脖子。说实话,这感觉棒极了。”

他兴奋地挥舞手臂:“但张绮不同,她必须由我亲手杀死才行!”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周涛……”

“不要提这个名字!”男孩放声尖叫,“你知道什么!你知道我让王威去把战利品烧给周涛,就是为了告诉他审判就快到来了吗?”

5.复仇

“当当当……”

伴着铃声,王威给周涛开了门。周涛径直地走向囚室,将豆豆生拉硬拽地拖到外面。

赤裸的皮肤接触到冰冷的地面,他痛苦地呻吟着,迎接一次又一次鞭子的抽打。

“小鬼,打你的人是谁?”周涛的眼神中透露着渴望,“能够掌控你生杀大权的人是谁?你的主人是谁?”

豆豆用手护着头,他实在是受不了了,却还要用最热切的声音回答:“是周涛,是周涛您啊。”

他看到周涛凸起的裤裆,只有这样回答才能让这个变态满足。男孩虽然并不懂什么性心理学,但他本能地明白,对于周涛来说——虐待孩子带来的快感,要比性高潮舒爽无数倍。

豆豆被重新关回了囚室。身上还没有结疤的伤口又都裂开,血渗透了单薄的衣裳。

奇怪的是,豆豆竟然笑了。他知道,他又活过了一天。这间囚室之前的孩子只活了半年,据说还有只坚持了半个月就死了的。为了活下去,他做了太多从没有想过的事。

他很清楚,自己内心的某处正在扭曲。每天晚上,他都在做梦,梦里他杀了很多人。他尝试着用刀、用棍棒,但最喜欢的还是用绳子勒死他们,就像周涛对他这样。

然而,有时他也在祈祷,祈祷他可以逃离这里。

神明听到了他的呼声。就在那天,豆豆听到外面有惨叫声。囚室的门第一次被周涛之外的人打开了,是王威。王威慌乱地指着外面,说:“有大火,外面有大火。”

“给我把铁链解开。”豆豆出乎意料地冷静。在混乱中,他和王威一起逃出了暗室。

两天后,豆豆听到了关于自焚案的新闻。此刻他才敢相信他真的自由了,而不是什么陷阱或是考验。

“我自由了。”豆豆难以置信。

王威却不为所动,他呆呆地注视着豆豆,半晌才问道:“我们应该做什么?”

“当然是复仇,我要杀了那家伙!可周涛已经死了……他不应该死的,事情不应该是这样。”

他们就这样想,想了很久。最终,豆豆抬起头,盯着王威,不确定地问道:“我记得,他有个未婚妻,对吧?”

6.真相

“原来如此,这样很多事就说得通了。”被枪口就这样指着,龙箐的脸色、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

“你也听得烦了吧。现在就送你上路。”

“等一下!”李兴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他的手上拿着对讲机,通过它李兴明白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先不要开枪,这个案子还没有结束。还有根本性的疑点没有解决。”

豆豆平移枪口,对准了李兴:“你想要说什么?”

“张绮不应该是你的复仇对象。是她救了你!”李兴近乎宣泄般地喊道,“如果说故事的起点就是周涛,那他为什么会突然死掉?敢于监禁他人的罪犯不可能自杀,那么我也只能考虑他杀。真正的问题是,谁杀了他?”

现在的李兴只想要说服豆豆放下枪。为了这个目的,就必须揭露最后的真相。

“于是我想到了张绮。因为只有她,一直确信周涛已经死了。”

就连警方那里,都将周涛定为失踪。只有亲手干掉周涛的凶手,才能对他的死亡事实深信不疑。

“我不相信。张绮可是那个恶魔的爱人!”

“但她不知道周涛是恶魔!我相信,她一定是无意中发现周涛监禁你的事实。或许是因为她想要放了你,或许是因为周涛想要杀她灭口。总之,在厮打中她杀了周涛,并放了火。”

“这不可能……”豆豆恍惚地放下枪,迷茫地望着龙箐和李兴。

就当李兴放下心来时,豆豆突然把枪口倒转插进自己的口腔,扣动了扳机。

在周涛被烧毁的旧宅地下室,无数看起来就令人发颤的刑具摆在房间的正中央。

豆豆死后,警方很快赶到了现场。由于龙箐的缘故,他们被怀疑的时间要比想象中更短。很快警方就按照他们的推理开始行动,张绮也被扣押在警局。

“尸体在这里!还有凶器,也找到了。”一名警官用塑料袋包裹着断斧走了出来。

真没想到,杀掉富豪的凶器竟是一把平凡无奇的斧头。由于时间的缘故,尸体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但依旧能看出腿部被齐齐地砍断。

还记得张绮说过的噩梦吗?在梦境中,她能听到向她靠近的木屐声。那根本不是木屐,而是周涛断掉的腿在地上摩擦的声音。

张绮很快就会被送上法庭。不管真相是什么,她都会咬定自己是正当防卫。但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有她自己知道。

 

Introduce:1. pays a visit suddenly a few days ago to discover a body again, it is this to enter room homicide. The scene is very allegedly horrible. "" be strangle is opposite? The cause of death of every body is such. "Of old early in the morning, zhang Qi listens work in the same placing are discussing popular recently interlink murder. Allegedly the door of guilty spot was died by the lock, window very narrow, but the murderer disappears without trace however. Zhang Qi by strong tired meaning drive, hit several yawn repeatedly. " elder sister of figured woven silk material of figured woven silk material, you seem how to to sleep good recently. "A fellow says caringly. " be, always make some of curious and eccentric dream. "Zhang Qi can'ted help recalling the fear in the dream, chill emerges mind. She shakes her head, outside changing the line of sight to the window, want to divert attention, discover somebody is staring at her in straight straight ground below the window however, look she is creepily! After ten minutes, that person sought the door unexpectedly. " I call Long Qing. This is Li Xing, my assistant. I am a detective, some things want to look for you to understand. "Unfamiliar feminine say, she stands by an unripe boy in looking image height. " detective? Do you look for me to do what? "Zhang Qi asks strangely. " recent serial murder, next the injured party may be you. To prevent a murderer, we must act ahead of schedule. "Long Qing looks at her eye silently, zhang Qi let frighten however if spitting jump. " how likely, what fun do you open? "Zhang Qi shrinks not self-consciously shoulder, it is scared completely in the eye. This momently, she remembers the nightmare that becomes all the time recently suddenly. 2. Return spot is on the road of the return trip, li Xing sees Xiang Longqing curiously: " is what you feel Zhang Qi says true? "Long Qing did not reply, she remembers the setting in parlor, zhang Qi crouchs the body on the chair all the time, psychosis is very bad. Long Qing takes out flat computer from the bag, stored inside huge photograph. These photographs included chart, report, more it is the record that is aimed at different crime spot. Before half month, downtown produced murder record several cases, the injured party is the young woman that has tall record of formal schooling mostly. After the murderer uses rope strangle the injured party, besides spirit away property, often take away some thing on the dead's body to serve as booty. Although police is exhausted can, but really fierce always escape singularly. Long Qing and Li Xing from begin to dog these cases, try to analyse from the crowd of high risk coefficient, combine the picture to the murderer, recall recent guilty incident all the time. This a criminal case is having very apparent abnormal tendency. The age of the injured party is 34 years old, exceeded prey category of the murderer completely, and this is before the case that never passes. Long Qing and Li Xing were investigated when producing crime, rectify 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