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动的寿衣

来源: 作者: 短篇鬼故事 2021-09-15
字体:

王大炮是赵固乡有名的有钱人,可要说他挣钱的方式和别人的还不一样,他是做的是死人生意。王大炮的生意做的十里八乡都知道,要说唯一奇怪的地方就是,村里的寿衣生意就那么几家,可最有名的要数王大炮的了。高高的“寿衣总店”四个字挂在村头,一个不大的门面店,进门就看见令郎满目的寿衣。

今天又是三十了,王大炮心里默默的盘算着。“狗蛋,给爹准备两猪肘子,一叠黄纸,一篓子纸钱。”“好肋,我这就找孬叔卖两猪肘子,还是生肉的话就数他家的最正宗。”显然,狗蛋也不是第一次两次的干这个了,第一次只是疑惑毕竟做死人生意的,也有很多避讳。每逢三十又是阴气最重的时候,老爹去烧点纸钱也不为怪。

狗蛋准备好猪肘子纸钱和黄纸,放在篓子里面。“爹,诺东西都准备好了,我回去了。”“知道了,记得回家给我留门。”王大炮看看新买表,看了看月亮。领着篓子,关上“寿衣总店”的门,就出去了。可他没想到,这次儿子可没那么懂事的回家,而是默默的跟着他。

王大炮拎着篓子,慢慢悠悠的出来村口,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就一头扎进村边的草堆里面。“看这样子,爹也不是一次两次走这种路了。”狗蛋心里一边想着一边瞧瞧的跟着王大炮。

唰~一阵响声从狗蛋身边响起来,唰~ 又近了,狗蛋再也呆不住这地方了。闷着头,眼也不睁的跑。啊~~,狗蛋一个不小心踩空了,从草堆跑到了村里附近的浅水沟。彭~脑袋狠狠的磕在石头上,血汩汩的从脑瓜子里面留了出来。

王大炮还在走着,自己儿子出的事情他一点都不知道。“今个的路咋那么难找啊?我都走了这么多年。怎么还没找到哪地方?”王大炮看看月亮,几年前的那件事仍在脑海中放映。

原来,王大炮有一年在寿衣店守夜的时候,听见有人在叫他,“王大炮~ 王大炮~”声音仿佛充满了奇异的魔力,王大炮乖乖的寻声走去。等他癔症过来,他躺在一座坟地边,孤零零的坟地迎着月光显着诡异的气氛。

“王大炮~”“是~是谁,出,出来”王大炮早就被吓得魂不附体。“看你前面。”王大炮平时眼前的坟地,duang~的一声坐在地上,没其他的。就因为刚刚那个坟地,现在盖在棺材上的黄土全部被划到了两边,露出了漆黑的棺材。“王大炮,你想挣钱嘛?”“回,回鬼,鬼大爷的话,我,我想”王大炮被下的口吃不清,可这种也只能硬着头皮回答,否则小命儿还不一定能不能保住。“那你就听我的话,我包你荣华富贵。”“鬼爷爷,求你放过我把。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子还等着我赚钱养家......”王大炮被吓得快尿出来了,跪在地上对棺材不听的磕着头。没办法,村里面的老人都说,要是鬼说给你荣华富贵,八九不离十就是要你的命,换来的是下辈子的荣华富贵。王大炮这才被这一句话吓得连磕头连连求饶命。“放心把,我不要你的命,我只要求你答应我三件事,我就包你荣华富贵。”“鬼爷爷~,你只要放过我,三十件事都不成问题。”王大炮听到这话,这才抹了一把冷汗,可还是很胆颤。桀桀~,只听这只鬼讪讪的笑了笑。“第一件事,每月三十给我来烧点黄纸和纸钱。第二件事,每次来的时候给我带点荤,要生肉。第三件事,每次月给我三两人血,不管是谁的。可你要敢拿畜生血骗我,我就弄死你全家。”说道最后一条,漆黑的棺材狠狠的震动了一下棺材盖儿,“鬼爷爷,我肯定不敢糊弄你。”王大炮被这动静一下子又吓的跪下来猛磕头,头皮都磕破了,丝丝血从额头流出来,慢慢的流进坟地前的土地里。直到王大炮觉得自己额头都快裂了,这时才传出声响“好了,你走吧,每个月三十,不然你会死的很惨,桀桀~桀桀~”王大炮听到这话,才疯也似的调头跑回去,直到看见自己的寿衣店才安心。坐下来,额头的伤口还流着血,阵阵刺痛提醒着他,不是做梦。

作者寄语: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