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伟讲故事丨纪晓岚对联轶事(其一)

来源: 作者:中国对联网 对联故事 2021-08-24
字体:

梁章钜在其所著的《楹联丛话》里,提到纪昀,言必称“纪文达师”(纪昀死后,朝廷因其“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谥号“文达”),其敬慕恩师、毕恭毕敬之态,宛如在目。其实非止梁章钜本人,连同他的父亲、伯父,均出自纪昀门下,皆执弟子礼尊其为师;其门下究竟有多少弟子门生,只怕是很难有个准确的统计数据了。


话说某日,有两个弟子不约而同登门拜谒恩师,门房通报之后,纪昀便在客厅接见二生。这二人一进客厅,纪昀看清来人之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二生莫名其妙,又不便相询,只好尴尬地陪着打哈哈。好容易停下来后,二生这才问什么原因。纪昀忍住笑,指着他二人道:我刚刚忽然想到了两句杜诗。他顿得一顿,拉长了音调吟道:


片云头上黑;

孤月浪中翻。


二生相互一望,也忍不住指着对方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二生皆面相有异,一人额头上有块黑癍,在光秃秃的脑门子上格外地引人注目;而另一人左目已瞽,只剩下右边儿的眼珠子滴溜溜地乱转。可见纪昀为人,率性如此。

前些年央视所播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红遍大江南北,由张国立扮演这位乾隆朝大学士纪大烟袋,虽故事情节多有杜撰,然而关于纪昀生性滑稽、谈吐诙谐的形象却非空穴来风,这在清人的笔记小说信札之中多有记录,如清人牛应之所著《雨窗消意录》云:“纪文达公昀,喜诙谐,朝士多遭侮弄。”比他小三十五岁的钱泳在《履园丛话》中载“献县纪相国善谐谑,人人共知。”比他小三十七岁的江藩在《国朝汉学师承记》亦云“纪昀胸怀坦率、性好滑稽,然骤闻其语,近乎诙谐,过而思之,乃名言也。”

纪昀不仅诙谐,且博闻强识、极有捷才。梁章钜回忆,纪文达师曾说,世间书籍中语,无不可成偶者。于是有人便以孔夫子的话出句,为难于他。纪昀略一思索,张口即来,竟以朱夫子的话对句,全联为:


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有寡妇见鳏夫而欲嫁之。


此上联出自《论语·阳货》,原文为:“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而纪昀所对之下联,则出自朱熹对《诗经·有狐》“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的释义,原文为:“国乱民散,丧其妃耦,有寡妇见鳏夫而欲嫁之,故讬言有狐独行,而忧其无裳也。”严丝合缝,一丝不苟,实乃天作之合,直教人怀疑“对联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也。

梁章钜在《楹联丛话》中回忆说,纪文达师有次自撰了一副对联,请书法比他更好、以“翁刘梁王”并称为“清四家”、有“浓墨宰相”之称的帖学大家刘墉刘罗锅为他书写,联云:


两登耆宴今犹健;

五掌乌台古所无。


洵洵儒者垂垂老矣,联中却不无顾盼自雄之豪气。上联之“耆宴”,是纪昀参加的两次“千叟宴”。此乃清廷极盛大之皇家御宴,有清一代只举办过四次,康乾各半,因圣祖康熙在第一次千人大宴之时,曾赋《千叟宴》诗一首,故得此名。纪昀参加的两次,自然都在乾隆朝了:乾隆五十年(1785)正月初六,乾隆帝在乾清宫摆千叟宴,纪昀以六十有二之龄赴宴;第二次,则是嘉庆元年(1796)正月初四,禅位刚三天的太上皇乾隆帝在宁寿宫皇极殿再摆“千叟宴”,纪昀时年七十有三,再度赴宴。下联之乌台,即御史台。纪昀非但五掌御史台,且《四库全书》的纂修自乾隆三十八年(1773)二月开张“四库馆”,至乾隆五十二年(1787)关闭“四库馆”,共历十四个年头,纪昀始终担任总纂一职,学高才大,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