嗅觉灵敏的女人

来源: 作者:羽笙蛔 推理故事 2021-06-14
字体:

张执远和顾曼曼结婚的时候,顾曼曼已经离过三次婚了。顾曼曼很漂亮,而且气质优雅,这对于年轻的女性来说,是不可多得的资本。她应该得到男人的疼惜。但她还是像个可怜的小皮球被那些男人一脚踢开。
  张执远和她谈恋爱时候就知道原因了,但是他还是决定要娶这个女人。
  漂亮当然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张执远把头深深地埋到浴池里,只留了一双眼睛在外面,他只在水里待了一小会儿就忍不住,只好出来透口气一会再钻进去泡。他现在有些意识到那些男人为什么会和顾曼曼离婚了。
  他拿起毛巾擦干被水泡得发白的皮肤,然后满意地套上衣服,走出洗浴城。
  他进家门的时候,顾曼曼正在客厅半躺着看电视。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睡衣,短短的下摆,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腿,看到张执远回来,顾曼曼欢呼着从沙发上蹦下来,一头扎进张执远怀里,一股淡淡的香皂的味道很是清新。
  顾曼曼抱着张执远笑眯眯地说:“你今天去的是金沙滩洗浴城。”
  张执远点点头,拉着妻子一起坐到电视机前,刚刚坐下,顾曼曼突然皱着眉头问道:“今天谁碰你的包了?”
  “包在办公室放着,谁要拿个东西什么的,碰到了难免嘛。”张执远强作镇定地说道。
  顾曼曼皱了皱眉头,伸出两根白嫩嫩的手指夹住他的皮包,拎到洗衣机前,松手扔了进去。
  “喂,我东西还没拿出来呢。”张执远大叫。
  “不知道谁用的劣质香水,熏得我头痛。”顾曼曼解释道。
  这就是那些男人和顾曼曼离婚的原因,顾曼曼的嗅觉简直比狗的还要灵敏。
  晚上,张执远抱着妻子刚刚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顾曼曼突然坐起身来,把窗户关严,然后拿着空气清洗剂使劲喷,张执远被她折腾得又醒了过来,趴在床边有气无力地问:“你在干吗?”
  “外面有味道,熏得我睡不着。”顾曼曼一边说一边死命喷着空气清新剂。
  好不容易顾曼曼折腾完上床睡了,张执远却失眠了,他瞪着眼睛盯了整整一个晚上的天花板。身边是他美丽动人却一无是处的妻子。
  顾曼曼本来在一间公司做文秘工作,但是干了半年就辞职不做了,原因是她新来的那个老总不太注重卫生,有好几次她站在他面前听他讲话时,几乎要吐出来。之后她换了好几份工作,最后都是做不长的。她不可能找到一份不用鼻子的工作,呼吸是生活中无处不在的。
  最后张执远说:“你不要工作了,好好在家待着,我养你。”
今天是张执远顶头上司升迁而举办的宴会,大家都是带家属前去参加,张执远当然乐意让自己美丽的妻子去露露脸。但是坐在他身边的顾曼曼却不这么想,她死死捂着自己的鼻子皱着眉头。
  张执远的顶头上司喝得醉醺醺地走过来,张执远暗叫不好。顾曼曼最讨厌的就是男人的酒臭味,他想让顾曼曼去旁边避一避,可是上司已经看到了他们两个。
  “小张,原来你老婆这么漂亮,还一直藏在家里不让我们知道,真不够意思。”
  “呵呵,她比较怕生,很少出门。”张执远一边应付上司,一边看着顾曼曼的表情。
  顾曼曼倒是乖巧地放下了捂住鼻子的手,但是她的脸色十分难看,张执远心里想着不好,只听呕的一声,顾曼曼吐了那个酒臭的男人一身。
  张执远大惊失色,他转头狠狠地骂了顾曼曼几句。上司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直接离开了宴会,大概是去找衣服换了。
  顾曼曼捂住自己精致的鼻子,一双大眼睛水波般地眨动,看张执远的上司走远了。她才噙着泪水凑到张执远面前小声说:“他身上有尸臭味。”
  张执远忙捂住她的嘴,“胡说什么。”
  顾曼曼的泪水在眼圈里打转,“骗你是小狗。”
  张执远当即拉了她的手,出门找到他的上司,表示了歉意之后,便把自己的外套借给上司穿。
  “都这么晚了,要不然我们送你回家吧。”张执远试着提议道。 上司喝得迷迷糊糊的,知道自己也开不了车,便点头答应。
  扶上司上床睡下,张执远从上司的卧室走出来,看到顾曼曼正站在门口捂着鼻子,样子十分痛苦。张执远说:“怎么不进来。”
  顾曼曼摇摇头,指着上司家的一面墙,让张执远报警。张执远摇摇头,“怎么报瞽,告诉警察这堵墙有问题?” 顾曼曼让张执远抠抠那个墙的墙皮,张执远照做,他直接一抠,发现墙皮是新刷上去的,也许这堵墙真的有问题。
  张执远决定听顾曼曼的,报警。
  张执远的上司被逮捕了,就在他升迁的前一夜,警察在他家的墙里面,发现两具已经腐烂的尸体,经鉴定是他的妻子和他的情人。
  其中到底原因是什么,张执远不想知道,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自己那个坐公交车都坐得脸色苍白,几乎虚脱的妻子身上。不过也难怪,现在是夏天,公交车上人又多,味道自然是常人无法忍受的,更何况顾曼曼。
  今天他的车坏了,顾曼曼只得坐公交车去商店买东西,张执远好心陪她来,却发现自己的妻子更吓人的一面。
  在一辆公交车上,张执远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他正在着急的时候,顾曼曼拉拉他的衣襟,告诉他,他的钱包在旁边那个穿白衣服的瘦高个子身上。
  张执远跟着那个人下车,并在人多的地方抓住他拿回了钱包。他拿了钱包回头看着站在站牌前等着自己的妻子,心里突然涌出一股恐慌。
  他的妻子实在很可怕,不止是她对社会的无法适应,更重要的是,他根本没办法在她的眼皮底下做任何事。就连和其他女人多说两句话,都能被她闻出来,这简 直太可怕了。他不能藏私房钱,不能和别的女人暧昧,甚至不能不洗袜子,他做的任何事情,一点一滴都逃不出他妻子灵敏的嗅觉。即使她再漂亮也一样,漂亮又不 能当饭吃。
  张执远开始变得沉默了,顾曼曼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她没有试图和他沟通什么,这样的事情她遇到过很多次,她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两人来到他们当初去的第一家餐馆,张执远随意点了几个素菜,顾曼曼也只是沉默地看着。顾曼曼突然开口说道:“我的第一个丈夫,他是一个医生,以救死扶伤为天职的医生。
  “他很爱我,也很爱干净,所以我和他相处得还算融洽。直到他开始为病人动手术为止,他每天回到家,手上都带着各种各样内脏的味道,而且腐败程度都不一样,这些味道是消毒水遮不住的,尽管他回家以前洗了很多次手,可是这些味道还是驱之不去。
  “有一天,他回家了,告诉我一个病人死在了手术途中,可是我在他手上闻到了新鲜内脏的味道。刚开始我没有在意,但是随着他的医疗事故越来越多,拿回家的钱也越来越多,我开始不安。
  “终于有一天,我问他,你是不是拿病人的健康内脏在卖钱。他生气了,他打了我,还骂我是妖怪,说我这种人这辈子都不会找到真心爱我的人,最后他威胁我不许说出去。然后我们离婚了。”
  她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脸色又变得难看了些,张执远看到那茶杯有明显的污渍,但是顾曼曼没有在意,继续讲着她的故事
“我的第二个丈夫是一个商人,他很有钱,也很有风度。他有足够的条件给我一个永远干净而且香喷喷不受外界侵扰的空间。但是这些香味包括他身上女人的香水味 道,统统都是名牌,香得让人想要流泪。那种沁人心脾的香气却也是证明他不只爱我一个人的证据,我日日夜夜活在这种证据之中,备受煎熬。
  “在他身边是我过得最轻松的日子,最后我却义无反顾地离开了他。我走的时候,他哭了,他说他确实只爱我一个,说我离开他会后悔的。呵呵,我原来以为我 不会,现在才发现,他说得真的很对。他其实是最适合我的人,我只不过还是想再赌一赌。谁愿意和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爱自己的人过上一辈子。”
  顾曼曼的脸还是笑着的,眼圈却泛起隐隐的泪花,张执远看的有些心疼,拿了纸巾给她,她却笑着推开了他的手。
  “我的第三个丈夫,是世界上最爱我的人。他和你一样,让我呆在家里,什么事情都不要我做,我每天只要在家做好饭等他回来。这种日子过得很平淡也很幸福,我以为自己也许就这样一辈子过下去了。可是那一天,他回家之后,不像平时那样衣冠整洁,而是满身泥土,神色慌张。
  “他让我什么都不要问,但是我闻得出来,他去了城郊的垃圾场。第二天电视上播出的新闻说,城郊的垃圾场发现一具被人奸杀的女尸。我问他,他没有否认。 他说他每天和一个似乎活在异度空间的我生活,让他想要发疯,他只是想试图摆脱这种生活而已。没想到那个女人会那么拼命地反抗。
  “我这次什么都没有说,转身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离开。他苦笑道,像你这个样子的人,为什么还可以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是异类啊。我回他一句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自己是那个死在垃圾场的女人。”
  张执远走到顾曼曼的身后,轻轻拍着她的背,柔声说道:“好了好了,我们不离了。”
  顾曼曼紧紧抱住他,放声大哭。
  张执远当然知道自己的妻子为什么要和他讲这些故事,嗅觉灵敏的她也许早就知道,他其实在外面有一个情人。只不过,在前三次婚姻里学聪明的顾曼曼也乐得装聋作哑。但是现在濒临分手,她不得不开始想方设法抢回张执远。
  可惜,张执远并不是那么心软的男人,看到怀里的顾曼曼睡沉了,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厨房,拧开了煤气阀。
  他可以不要情人,但是让他再和顾曼曼这样的女人生活下去的话,还不如让他死。
  只不过这次,他决定让顾曼曼死在一个美好的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