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尸

来源: 作者: 家里鬼故事 2021-09-15
字体:

我也不知道该叫它什么,总之它就那么高高在上地看着我,这时候我才发现它的毛色是纯白发亮的,但不知道刚才为什么是一道黑影,惊吓再严重,也不可能黑白不分啊。
这货一动不动地喘着粗气,张着大嘴像狗一样伸着舌头。我心想这不会真的是条狗吧!拜托我第一次闯入原始森林,难道老天开眼给我派个坐骑下来?我盯着它看,它盯着我,就这么僵持了有五分钟。这货终于缓过气儿来,大嘴闭合了一下,一滩晶莹剔透的口水顺流而下,全浇在了我的脸上,粘乎乎的!
我一下子被恶心到了,虽然没有臭味,但他娘的把口水甩在别人脸上真的好吗!我正要抬手擦拭,那货忽然低下头来,伸出舌头,从脚到头哗啦啦一声舔了一遍!那感觉就像你背朝天爬着坐了一次水上滑梯似的!我彻底不能忍了,这算什么,想吃就吃,士可杀不可辱,难道吃个人还要洗洗吗,原始森林的怪物都这么讲究吗!
正想着,那货前脚也趴了下来,整个身子俯在地上,用大嘴拱着我往它后腰挪去。老天爷,这货趴下来后背也能到我胸口,当然不是因为我矮!
我心想这回没错了,就从这行为举止上来看,也不是要吃我的意思,这是让我坐上去呢,我就别客气了!心想老天待我不薄啊,真的有坐骑!我现在见什么都不奇怪,就是有坨屎跑过来跟我说两句话,我也能跟它聊聊三国!
待我爬上它的后背坐稳,那家伙腾地站了起来,啪嗒啪嗒往林子深处跑开了。我一听果然没什么动静,坐着又稳又凉快,就是偶尔会被树枝抽一下,不过抽了几次之后我也懂得提前躲开了。
一人一兽在密林中穿梭飞驰,而我这个时候乐不颠儿地享受着速度激情,感慨着造物神奇,就差一个美女策狗奔腾,共享密林繁华了!
这货越跑越快,我渐渐坐不住了,就伏在它的背上,脑袋紧紧地靠在它毛茸茸的脖子上,我喊道:
“喂,你慢点儿啊!你叫什么啊,你有名字吗?看你一身雪白,我叫你大雪吧!大雪,哎大雪!你倒是慢点儿啊!”
大雪没理我,啪嗒啪嗒地在林子里自由驰骋,身边的树干之前还能分清楚粗细,现在被拖成一抹墨绿的颜色,好像被大刷子刷过一样,只能看见它们悠悠远去。就这么飞驰了大约有三十多分钟,说实话我已经没有了最初的刺激感,开始思考大雪要带我去哪儿。
虽然我不知道它从哪儿来,甚至怀疑它是阿七指派来的恶灵,但至少现在我不用拖泥带水担惊受怕地穿越原始森林了,我这人就是这么只顾眼前。
前面的光线明亮起来,我知道快要出林子了,出了林子就到山脚下,我得选一条容易上山的路才行,日落前还得找到安全温暖的雪窝,不然雪山的夜晚绝对能让我变成冰人,不是不相信顾老爷子的蛊药,做好万全的准备还是有好处的。或许大雪直接把我送上山也不一定,看它一身雪白的毛发,没准儿就是来自雪山之上,还有什么事儿是值得奇怪的呢?
大雪的速度慢了下来,我渐渐看清楚了密林的边缘,支起身子,远远低看见草地尽头延绵起洁白的积雪,我知道这将是......
艾玛!怎么回事儿我去!正无限畅想之中,大雪忽然一个急停,速度虽然不快,但瞬间停下来的惯性还是让我飞了出去,我知道现在自己在空中划过的抛物线一定是彩虹弯弯,但下一刻肯定是面朝黄土!
眼瞅着要撞上地面了,多年的落叶虽然厚实,但脸朝下杵进去也不是好受的事儿。正为自己的倾世容颜要造毁容而遗憾之时,忽然背后一紧,我好像被什么东西提溜起来似的,又被轻轻放在了地上。
我爬起来一看,果然是大雪在我坠落之前咬住了我的衣服,此时它正一脸呆萌地看着我,之前血红的眼睛现在竟然变成了晶莹的淡蓝色,配着雪白的毛色,让它看起来像一只可爱的萨摩,只是大了点儿。
我伸手去摸它的大嘴,它很配合地低下头来。我似乎是自言自语:“你就把我送到这儿了吗?这片森林是你的家吗,等我找到我的朋友,我还会回来找你的。”

大雪温顺地蹭了蹭我的手,好像在告诉我它会等我——这真是一种微妙的感觉。我想等我找到老顾,必须回来找大雪。
我一步三回头地往远处走了,它就蹲在林子边上看着我,不知道哪一次回头,它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没想到我还没有上山,仅仅是双脚刚踏上雪地,脚下便传来隐隐地震动,我寻思不会是雪崩吧,我这才刚沾到雪而已,没这么邪乎吧!几秒钟后我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雪山的深坳里,奔腾而来的,不正是大雪吗?!
我欣喜若狂,朝着它跑了过去!
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我忽然看到对面来的大家伙好像并不是大雪,而是一只和大雪一样的猛兽,因为它张着的血盆大口散发出骇人的吼声,几乎把我逼停在雪地上。
转眼间那只猛兽已经到了眼前,我已经来不及后退,只得停下脚步听天由命。
啪!眼前忽然出现一个身影,双手分别支撑住了猛兽的上下颚,刺鼻的恶臭飓风一样几乎把我刺穿。我定了定神,才看清眼前站着的竟然是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孩儿!
接下来的一幕更让我目瞪口呆,我确信自己见过了一些奇人异事,但眼前的变故还是让我紧张到几乎喘不过气来!面前那只猛兽就在那女孩的抵挡之下,毫无征兆地变小变小,竟然化作一个银衫锦裤,光着脚丫的少年!眉清目秀,但却透漏着耐人寻味的凶狠恶毒。此时龇牙咧嘴地与我面前的少女狰狞对峙!
“阿雅!你怎敢违抗圣主的命令,救一个蝼蚁一样的人!”少年语气凶恶。
“回去告诉阿爸,他们都被迷惑了,那个女的不是圣主!我是不会听她指派的!你还不让路,我不会像上次一样留情了!”女孩儿的声音空灵甜美,但坚定不移。让我想到第一次见到阿七,那声音也是摄人心魄的。
少年恨恨地甩了一下脑袋,对着我龇牙皱鼻,以示威严,转身化作之前的猛兽朝山里跑去了。
说实话我已经被眼前这奇幻的一幕给惊呆了,这时那少女翩然转身,伴着淡淡的香味,首先冲入我视线的便是那双散发着淡蓝色光彩的大眼睛,鼻梁高挺,唇色淡雅,皓齿轻启,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没事儿吧?”
一时间被美呆的我愣在那里,鼻涕流出来都没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