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脚道长

来源: 作者: 家里鬼故事 2021-09-15
字体: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个牛逼的人,自然会有一群牛逼的朋友。在四先生众多的“狐朋狗友”中,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人,非“大脚道长”莫属。
大脚道长的祖上是有名的茅山道士,精通各种镇降妖的法术,解放以后,一切封建迷信都被打到。到了大脚道长这一代,基本只剩下点皮毛。
“程颐”的老爷死了,尸体就停放在屋子里。他的父亲和母亲外出做生意,还没归家。隔壁的邻居们帮忙去买棺材,也还没回来。
四兄妹中,程颐是老大。晚上,看守老爷尸体的事情就落在四兄妹的身上。起先,四兄妹也很害怕,但是转念一想,老爷平时最心疼四兄妹,即便死了,也同样是爱他们的。
尸体停放在屋子的里间,里间的四角都点上了蜡烛,整个里间明晃晃的,如同白昼一般。程颐在屋子的外间铺了两张地床,睡在地床上,一抬头便可瞧见老爷的尸体。
半夜,四兄妹都呼呼睡去。突然,程颐听到里间有“喀喀喀”的声音。他赶紧睁开眼睛看去,只见灵床上的老爷竟然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一会儿工夫便下了床,走了出来。
程颐心想,老爷生前那么爱他们,即便真的尸变,也不会害四兄妹。所以,就屏住呼吸,静静的看着。老爷的尸体僵硬地走了出来,来到四兄妹睡的地床前,生硬地弯下腰,对着弟弟妹妹的额头亲了一口又一口,紧接着,就看见弟弟妹妹沉沉睡去。
程颐吓坏了,躲进被窝里,连气都不敢出,静静听着尸体的动静。不一会儿,老爷的尸体果然来到他跟前,也像亲弟弟妹妹那样,弯着僵硬的身体,就要亲程颐。可惜,程颐用被子盖住了头,哪里亲得到。三秒后,只听一阵“喀喀喀”的声音。程颐心想,老爷该是走了吧!于是,掀开被子,往灵床上一看,只见老爷的尸体还像先前那样,安安静静地僵卧在灵床上。
程颐更加害怕,轻轻伸出脚,登了蹬弟弟妹妹,但是他们一动不动。他想来想去,准备穿衣服逃跑。可是,他刚要起床穿衣,又看见老爷的尸体掀开被子,坐了起来。程颐害怕极了,又悄悄躺下,拉被子把头严丝合缝包住。
老爷的尸体又来到程颐的床前,弯着僵硬的身体,亲了一阵,才回到灵床上躺下。程颐害怕极了,一骨碌跳起来,衣服鞋袜都来不及穿,就往外跑。老爷的尸体也跟着起来,似乎要来追赶程颐。等老爷的尸体走出里间,程颐已经打开锁,跑出屋子。
程颐一边跑,一边大喊救命。可惜,夜深人静,隔壁邻居竟然没有一个起床接应。程颐只好顺着大路,拼命逃去。
一间小屋里,人声鼎沸,灯火通明。四先生和大脚道长正划拳拼酒,其他几个朋友也不闲着,在一旁呐喊助威。他们俩已经拼了四个小时,喝了四斤白酒,虽然有几分醉意,但是谁也不会当孙子。因为,在他们这群人的心中,永远没有孙子这个词。
不知跑了多久,程颐看见前面有一间小屋,里面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程颐用力猛敲小屋的门。
四先生听到敲门声,带着着几分醉意起身开门。刚一打开门,只见一个人影窜了进来。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把四先生和在座的朋友,吓出一身冷汗。还没等大伙反应过来,只间来人上气不接下气,大声喊道:“尸变了!尸变了!追来了!追来了!”
四先生是一个粗中有细的人,他知道眼前这个人一定没有说谎,于是,灵机一动,大声说道:“大脚道长,你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脚道长虽有几分醉意,却也不笨,带着几分挖苦的语气,回道:“四先生,你怎么不出去瞧?平日里,你四先生不是最牛逼的男人吗?此时,怎么当起缩头乌龟来了!”
四先生当然不会被激将,但是,有的事情,非人力所能及!只听“啪”一声,一只大脚已重重踢在四先生的背上,四先生一个踉跄,整个身子已飞出门外。
大脚道长骑在门槛上,笑得肚子都疼了,道:“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我大脚道长算!四先生,你也有背时的……!”
话音未落,一具尸体已跳到四先生的跟前。幸好,大脚道长的家门前有一根电线杆。四先生已来不及再跑进屋,一转身,跑到电线杆下,借电线杆来掩护自己。老爷的尸体追到左边,四先生就跑到右边,老爷的尸体跑到右边,四先生就跑到左边。几番周折下来,四先生已累得大汗淋漓,疲软身弱,于是,大声骂道:“大脚道长,你个王八蛋,还不出手!”
大脚道长和其他朋友蹲在门口,面带微笑,看着尸体追赶四先生,好像眼前发生的事情,跟他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大脚道长听到四先生求救呼喊,反而十分得意,笑道:“叫声大脚爷爷,爷爷就来救你!”


四先生发怒了,大声骂道:“你他妈的逼,落井下石!爷爷这辈子算是瞎了狗眼,交上你这种龟孙子朋友!”
大脚道长笑得更厉害了,道:“不叫爷爷,可不是乖孙子喔!”
四先生听了这句话,哭笑不得,他真的在问自己,他交的这些朋友,到底是怎样的一群朋友?!尸体追着四先生又转了几圈,四先生就快不行了,心里劝慰自己:算了吧,大丈夫能屈能伸,叫声大脚爷爷,也不会死人,豁出去了。
四先生哭笑不得,喊道:“大脚爷爷,快来救我呀!”
大脚道长和众朋友故意大声说道:“你说什么,我们没听清楚!”
四先生差点没去撞墙,哭笑不得,又喊道:“大脚爷爷,快来救我呀!”
“哎,乖孙子,大脚爷爷来救你了!”
大脚道长凌空一翻,一道黄色灵符已钉到尸体的天门上。尸体就像没电的机器,僵住不动了。
四先生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地上,奄奄一息,骂道:“大脚孙子,差点把你四爷爷害死!”
大脚道长哈哈笑道:“乖孙子,快过来,让大脚爷爷亲一口!”
四先生哭笑不得,他真想狠狠揍自己一顿,以解心中的无奈!
尸体镇在院子里,一伙人扶着四先生进屋休息。此时,程颐的精神也好了许多。大脚道长问程颐是怎么回事?程颐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讲了一遍。
大脚道长沉默片刻后,意味深长说道:“人活一口气,鬼咽一口气!你老爷有一口气咽不下去,所以,不忍心走!”
程颐问:“大脚道长,我老爷有什么气咽不下去?”
大脚道长抚摸着程颐的头,道:“你老爷还有一口爱你们的气,咽不下去!老爷追你,只是想再亲一口,他最爱的孙子!”
程颐的眼睛湿润了,他想起老爷生前对四兄妹的爱,比父母还要多。老爷还不想走,因为老爷的爱还留在四兄妹的身上。
“可是,为什么老爷要害死弟弟妹妹呢?”程颐疑惑的问。
大脚道长深深叹了一口气,正要开口,却被四先生把话抢了过去,道:“你老爷只是亲了亲他们,并没有害他们!等你回到家,就知道了!”
东方已泛白,大脚道长和朋友们找来一个木匣子,把老爷的尸体放妥,抬着木匣子,摇摇晃晃朝程颐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