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颅头

来源: 作者: 灵异事件 2021-09-15
字体:

阿诚是被一阵口渴的感觉给弄醒的,他咽了一口吐沫,可能是晚上的酒喝得太多了,此时嗓子干的十分难受。
他正准备起身去客厅倒杯水后,就在他翻身起床的时候,啊!心中突然咯噔了一下,他睁大了双眼,“啊!”好半天才发出心中的恐惧,或许是因为眼前的情景太过恐惧。
阿诚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房子的四周,好半天才缓了口气,似乎是确定没有任何危险了, 他起身将一旁的一个骷颅头拿起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
睡在一旁的女友阿美似乎是被惊醒的,“怎,怎么回事?”
阿美眼神犀利的盯着阿诚,似乎是想看穿他内心的一切,“没,没事!”阿诚颤颤巍巍道,将骷颅头小心的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怎么回事啊?你有病啊!”阿美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没好气的埋怨着阿诚。
阿诚识相的屈服了,给阿美捶起了腿来,“亲爱的,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你不好?你家里面放一个骷颅头,你变态啊!”顿时阿美大小姐的脾气一发不可收拾。
阿诚低声下气道,“宝贝,咱们都准备结婚了,你就不要生气了,咱们很快就可以长久的厮守在一起了。”
“厮守?你说你有能耐养得活我吗?啊,你说啊!哼!没出息的东西!”阿美说完,转过身子便入睡了。
阿美没有看到背后的阿诚此时正用一双冰冷而又阴寒的眼神在望着她,想必她见了也会惊颤不已,随即阿诚躺下床便入睡了,动作僵硬的像是一具尸体
黑夜里,阿诚感觉那个骷颅头一直在望着他,不错,尤其是那深邃而又幽暗的眼孔,简直想把他拉到里面。
“喂,阿美,你在哪里啊?我都到了婚纱店了,你怎么还不过来啊?”阿诚在电话里面焦急的问道。
“哎呀,烦死了,我正在和朋友一起做头发呢!你就再等等吧!”没等阿诚说话,那边早已挂掉了电话。
“先生,新娘子什么时候过来啊?相信你未来的妻子一定是传说中美丽的白雪公主!”一旁婚纱店的服务员和蔼的问道。
阿诚尴尬的笑了笑,白雪公主?哼!里面的巫婆还差不多,“算了,我明天再过来吧!”阿诚算是彻底没有耐心了,他已经在这里干坐了两个多小时了。
这个未婚妻的脾气阿诚是再熟悉不过了,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一样被她玩弄,苦恼的阿诚准备去酒吧发泄一下。
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街道上车水马龙,人山人海,忙碌着,奔波着,还不是为了钱,颓废的阿诚终于释怀了,笑了笑,自己不也是为了钱吗?
“谁会喜欢他啊,当个小白脸是够了,不过要当我未来的丈夫,那还是差距十万八千里啊!哼!不过是和他玩玩而已,他还当真了!”
忽然后方传来了一阵清脆犀利的声音,阿诚对这些事情是没有兴趣的,不过就是感觉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便好奇的转过了头。
不知是恐惧,还是愤怒,回过头的阿诚足足静止了几秒钟,随即颤颤巍巍的开口了,“阿,阿美,你,你不是说...”
“还不清楚吗?呵呵,阿诚,难道还要我告诉你,我劈腿了,变心了,或者是喜新厌旧了,哈哈!”眼前的阿美紧紧的搂着一旁的男人。
阿诚看的很清晰,这场景也很熟悉,就像曾经他被阿美搂着一样,“咱们过几天就要结婚了!”虽然不是出于爱的本能的反抗,可是阿诚的心里此时就是有一丝不解,一丝埋怨,更有一丝嫉妒和不愿放弃。
“这样你明白了吗?”阿美竟然当着阿诚的面前亲了一下身旁的男人,男人脸上的笑容似乎并不是嘲笑他尴尬的处境,更像是一种拥有后的喜悦。
“咱们,咱们过几天就要结婚了!”阿诚不愿放弃,似乎是想让对方知道他可以当作刚才的一切,自己都没有看到。
可是妥协迎来的不是对方的回归,而是更爽朗的嘲笑,“哈哈,阿诚,你太幼稚了吧,一看你就是初恋,哎,老实告诉你吧,咱们玩完了,我真害怕说出这话,打击了你幼稚的心灵!”
阿诚很惊奇,眼眶里的泪水正一滴滴滑落,是爱吗?他很明白并不是,可是内心突然爆发的这种失落是他无法控制的,像是被压抑了很久一样。
他们笑的很甜美!阿诚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变成一个狗仔,监视着那个狠心的女人,他按下了一旁的录音器。
“咱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阿美,我真是太爱你了!”是男人的声音。
“我也是,见到你的第一眼,我确定了我今生只爱你,只要你愿意,我会陪你一生的!”阿美的声音是那么熟悉,她的话是那么的熟悉,当初的感动幻化成了针尖刺痛着阿诚的心。
“哼!”阿诚一拳打坏了录音器,阿美最近的行踪他完全掌握了,他要报复!
KTV外面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此时正站着一个黑暗的身影,他在等待着,等待着一个猎物,可以抚平他内心的压抑与痛苦,的确,他什么都没有了!
时间悄然的来到了午夜的十二点多,阿诚知道时间到了,等待几十秒钟,果然阿美拉着新交的幼稚小青年走出了KTV。
时机到了,阿诚赶忙走上前去,掏出了一把匕首,准备刺向那个狠心的女人,一步,两步.....越来越近了,阿诚知道马上就可以解决这个狠心的女人,自己的内心将可以得到安宁。
匕首距离目标只有不到两公分的距离,阿诚的内心兴奋着。
“砰!”的一声传来,伴随着的还有阿诚肉体上巨大的疼痛,撞飞滚落在地上的躯体,看到了后方突然疾驰而来的一辆汽车,肇事司机迅速的开车逃逸了。
那么熟悉,在阿诚的脑海里,那么的熟悉,他想到了阿云!
“哇!”此时的场景也被阿美和他的男友看到了,“咱们报警吧!”小青年说道。
“要是撞死那个没出息只知道吃软饭的阿诚,就好了!”黑暗中,他们似乎并没有发现躺在血泊中的是阿诚,阿美拉着身旁的小青年走远了。
那么熟悉!此时阿诚的脑海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那么熟悉!那么悲痛,他的心像是被刀割了一样,似乎是压抑太久的伤痛终于被回忆起来了。
他挣扎着起身,歪歪倒倒的向前方走着。
来到了一家殡仪馆,他掏出了一把钥匙,几个月之前,他便在这里订了一个棺材,如今终于可以用了,他的内心此时是解脱,是痛苦,更是得到了安慰。
“吱呀!”一声,棺材被打开了,里面还放置了一个骷颅头,阿诚艰难的爬了进去,然后慢慢的关上了棺材门,怀里紧紧的抱着那个骷颅头,闭上了双眼,微微透过的光线,可以看到骷颅头后方写了两个字母,AY!
是阿云名字的拼音字母,阿云,是阿诚的女友,她死了,是被阿诚杀死的!
曾经一起来大城市打拼,可是后来阿诚觉得越来越艰难,便想出了俘获富二代女人的芳心,从而获得金钱财富,不过他没有变心,只是为了可以和阿云拥有未来美好的生活。
可是阿云是那么的爱阿诚,她终于受不了,劝阿诚放弃,甚至想找阿美说清楚,在一次和阿诚的约会中,被阿诚杀害了,可是阿诚却没有放弃他们曾经共同的心愿,他要继续完成,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死去的阿云,他是为了阿云,才会狠心杀死她的!
人算不如天算,他最终被幸运神抛弃了,失败了,连最后的报复也落空了,似乎是在这一刻,他才明白了,他也最终得到了解脱,得到了安息。
阿诚怎么也不会想到,每个漆黑的午夜,他会在屋子里徘徊,拿着那个可爱的骷颅头跳舞,随之等到醒来又是一阵惊恐,因为那是阿云的骷颅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