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背上死神

来源: 作者: 灵异事件 2021-09-15
字体:

我还记得,小时候见到的一次灵异事件。
当时我住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人们都是自给自活。
一天阿妈带我去田里放牛,田旁有一片深水湖。我坐在湖边上,看着那些牛喝水。
阿妈忽然对我说,她要去解个手,让我看好牛。
“嗡!”阿妈离开了10分钟后,老母牛忽然大叫了一声。
我不解的望向老母牛,只见老母牛正一步一步的往深水糊走去。
我以为天气太热,母牛想下水泡泡,我并没在意。
在我准备躺下欣赏蓝天时,我眼余角光瞥见一道人影在牵着老母牛。
我一下转正脑袋,盯向老母牛。
“奇怪了,刚才的人影去哪了?眼花了?”我心里奇怪的想到!
“嗡嗡嗡!”在我瞎想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阿妈的声音。
阿妈在学牛叫,老母牛听见阿妈的叫声后,它不断的晃动的脑袋。
我感觉好像老母牛要甩开什么似的,阿妈见到老母牛的样子,叹道:“不会吧,季节不对啊,难道提前到fa情期了?”
我当时才6岁,并不是很了解阿妈说的意思。
阿妈的话音刚落,老母牛就自己转身走回了湖边。阿妈走向母牛,然后拍了拍牛背。
与阿妈放牛是很无聊的一件事,我和往常一样,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被一群牛叫声吵醒。
我睁开眼睛,只见眼前群牛乱舞。只见我家的牛全部都两只脚站了起来,不断的乱走。
我看着眼前的场景觉得新奇的不行,我转头发现阿妈竟然也睡着了。
我想把阿妈叫醒,让她看看这些牛的神奇之处。
“阿妈醒醒,阿妈醒醒!”我不断的推着阿妈,可是阿妈就是不会醒过来。
看到阿妈睡得那么死,我也没辙了。无奈之下,我只能自己看牛学走路了。
当我回过头看牛时,我愣住了。只见一个人在拿着鞭子抽牛,凡是哪只牛四肢落地了,他就给上几鞭。
那道人影身穿黑色风衣,风衣有帽子,帽子盖在他头上,我无法分辨他是谁。
我看见他打我家的牛,我心里的怒气一串,然后直奔向他。
“你干嘛打我家的牛?”来到那人身前,我一脸怒气的对他吼道。
那人停止了手中的鞭子,转过身看着我。他嘴里发出“哒哒哒的声音”这是牙齿上下碰撞发出的。
“唔”我看清那人后,嘴里闷哼一声。只见那黑色风衣帽子里,竟然是一个骷髅头。
骷髅头的牙齿不断的上下碰撞着,好像在对我说什么,可是我只听见“哒哒哒”声。
在我惊愕的看着骷髅人时,它竟然朝着我伸出了那白骨右手。
“啊!”在它快触碰我的时候,我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傍晚时分,阿妈先醒了过来,然后她才把我叫醒。
当我醒来时第一句话就是:“啊!”
阿妈被我的一惊一乍吓到了,然后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骂道:“你在瞎说什么呢?”
我委屈的捂着头,然后把我见到的事情告诉了阿妈。
阿妈听了我的话笑道:“你是做梦了吧。”说着阿妈不在理我,她骑上老母牛,对着其他的牛“嗡嗡”的叫了几声。
阿妈把我拉上老母牛背上,然后领着一群牛回家了。
我脑子里全是那骷髅人的身影,我下意识的望向了深水糊。
只见那里除了杂草,就是浑浊的湖水。当我收回目光时,我瞥见走在最后一头牛的背上有一道人影。
那道人影坐在牛背上低着脑袋,虽然它低着脑袋,可它那身黑色风衣我是记得那么清楚。
“阿妈鬼来了,鬼来了!”我紧紧的抱着阿妈的后背,把脑袋埋入她背后惊慌的喊道!
阿妈让牛群停下了脚步,奇怪的望向身后骂道:“娃子,你在瞎说我就打你了!”
我听阿妈的话,奇怪的抬起脑袋,望向身后。
只见这时牛背上的鬼消失了,我揉揉眼睛说道:“阿妈我没说谎,刚才鬼就在牛背上!”
阿妈听我的话,她更是生气的骂了我一顿。
我很悲剧的被阿妈一路骂回了家,不少村子的小朋友见到后,都对我指指点点的。
我知道小朋友一定在嘲笑我,我委屈的都快哭了。
回到家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阿爸已经煮好饭等着我们了。
当我见到桌子上的炸肉丸,我的心情立马多云转晴。我急急忙忙的去洗了个手,然后跑到饭桌前拿起炸肉丸就塞进嘴里。
阿爸见我的样子笑道:“馋猫,今天做你最爱吃的炸肉丸,开心吗?”
我点头道:“开心,谢谢阿爸!”
在反坐上,阿妈把我说的鬼事,讲给了阿爸听。
阿爸听后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阿妈见到后笑骂道:“死鬼,这种事你也信?”
阿爸捏了捏鼻子回道:“孩子总是能看见我们看不到的,而且娃子不可能拿这种事撒谎。”
接着阿爸和阿妈就争执了起来,我默默的吃着炸肉丸看着他两争吵。
乡下人睡觉都特别早,吃完饭洗漱完后,我们就上床休息了。
直到睡到了半夜,我们被一阵“嗡嗡”声给吵醒,那是一群牛同时发出的叫声。
当时我是和阿爸阿妈一起睡的,我坐起来的时发现,阿爸已经站在窗户前望着外面。
原来阿爸比我醒的早,让我不解的是,这么吵阿妈竟然还睡得死死的。
我跳下了床,阿爸见我后做了个“嘘”的手势。
我见后点点头,然后轻声走到阿爸身旁。
我们两父子就这么透着窗户,看向院子对面的牛棚。
月光无法完全的照进牛棚,所以牛棚黑漆漆的。
不过我们还是可以看见牛群的身影,从牛的身影上来看,他们的姿势好像在两脚行走。
在我和阿爸疑惑之下,牛棚的门“啪”的一声被打开了。
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人领着一群牛走出了牛棚,那人手里还拿着一把大大的月牙镰刀。
阿爸看见那道人影后,身子一抖。
看着那人要把我家的牛带走,我看了阿爸一眼。阿爸对我摇摇头说道:“算了让他去吧。”
我与阿爸干瞪眼的看着那道人影,领着一群两脚走路的牛离开了我家。
半小时后,阿爸打开了卧室的门,我紧跟他身后出来院子。
阿爸朝着牛棚走去,我跟在他身后问道:“阿爸,那东西是鬼么?”
阿爸摇摇头说道:“我们村的土地神与别的村不一样,我们村信仰的是死神,刚才那位就是死神。”
“死神?”我满脸的不解!
我接着问道:“为什么那么吵阿妈没醒?”
阿爸苦笑道:“死神出现,阴气与阳气不成正比的人就会陷入昏睡。你阿妈是女的,阴气比男人重点,所以死神出现你阿妈就陷入昏迷了。”
说着阿爸领着我走进了牛棚,只见牛棚里的牛全没了。
不过牛棚的地上竟然有3块金光闪闪的铁块,阿爸捡起铁块嘀咕道:“原来是来买牛的!”
当时我并不知道,那3块铁是黄金。
当时一块黄金的重量起码2斤,足够付牛钱了。
第二天阿爸把事情与阿妈说了,阿妈看着那三块黄金哈达子都流了出来。
直到我长大,阿爸都不肯告诉我死神买牛的原因。
我知道阿爸一定有很多秘密没告诉我,毕竟死神出现的那天起,阿爸的性格就变了。
也是从那天起,阿爸莫名其妙的成了我们村的神棍。
凡是村子有一些奇怪的病都去找我阿爸,每每病人喝下阿爸给的神水时,病人第二天都会痊愈。
我知道那所谓的神水,其实就是阿爸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