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员

来源: 作者: 校园鬼故事 2021-08-23
字体:

 1救医室

  他坐在办公桌前,整理着自己的头发。他的头已经秃得非常厉害,就像是一块光光的石头,再加上留在两边精心梳理过的头发,以及长方形的脸庞,整个人都显得硬板板的。

  当他放下梳子的时候,发现桌上有根黑色的羽毛。是不是哪个孩子的恶作剧?他皱了皱眉,把羽毛取下,扔进垃圾桶。他在这个学校当了这么多年的生活辅导员,仍然得不到学生的尊重么?

  这时,一个女学生敲门进来:“老师,小奇说不出话来了!”

  他奔进教室,分开围观的学生,来到那个叫小奇的学生面前,关切地问:“小奇,不舒服么?”

  小奇点点头。她张大了嘴巴,然后摇摇手,从她喉咙深处发出奇怪的咿呀声。周围的同学都睁大眼睛望着她。

  辅导员皱皱眉。小奇只好在一张纸上写道:“老师,我的嗓子旧病复发了。”

  辅导员把手伸向小奇的额头,小奇下意识地向后避了避。她一直很怕辅导员,有传闻说,辅导员的脾气很火爆,有时候还会打人。其实这是同学们在开玩笑,因为辅导员平时一直板着脸,所以同学们私下都喜欢把这当成笑料。但头脑单纯的小奇却很信这些。

  “别动!”辅导员命令说。

  小奇乖乖地不动了。辅导员摸摸她的额头,试了试她的体温,摇摇头说:“其他同学去上课,我带小奇去医务室。”

  辅导员带小奇走出教室,穿过几重长廊,向学校的深处走去。

  起先,脚下还是崭新的地板,但随着他们的前行,越来越破旧,渐渐变成了带裂纹的青色的方砖地。

  小奇瞄了瞄四周,遇到的学生越来越少,直到再也看不到一个人。辅导员在前面踏着方步,他的步子很大,声音却很轻,小奇想起了自己曾经养过的猫。猫捉老鼠前的步子就非常轻,比树叶落地的声音还轻。

  东海学院历史悠久,先后扩建过多次,现在他们要去的,是学院最老的院子。四周围墙上油漆斑驳,有的地方还有“文革”时期的口号。墙头上是生锈的铁丝网。

  医务室是这里最古老的建筑一一比小奇爷爷的年龄都大。门口有一棵古树,有三人合抱那么粗,树已半枯,无力地挥着枝头屈指可数的黄叶。

  树上落着三只乌鸦,见小奇他们走来,并不飞走,只是望着他们。小奇和它们对视了一眼就低下了头。乌鸦的眼光让她生厌,她觉得屠夫就是用这种目光打量待宰的羊羔的。

  到了医务室,辅导员敲了敲门,里面却没有人应声。他尝试着推了,一下,门摇晃_了—下,开了。浓烈的消毒水味伴着尘土气息直扑鼻腔。

  “医生在吗?”辅导员喊道。

  没有人应声。

  屋子里有一张旧办公桌,桌面上垫着块玻璃,已裂成了两半,用黄色胶带勉强固定着,胶带的边沿都磨损得卷了起来。紧挨着桌子的是褪色的衣帽架,架上挂着生锈的听诊器。整间屋子只有一扇窗户,窗玻璃实在太脏,所以虽然是晴天,房间里仍十分昏暗。

  辅导员把小奇安顿在一张椅子上,说:“医生大概去上厕所了,过一会儿就回来。我先去给你开张假条,看样子你要休息一阵了。”

  他出去的时候关上了门。

  过了很久,医生仍然没回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小奇觉得似乎已过了一个世纪。这古老的屋子里,每个角落都是阴气森森的。

  椅子很不舒服。扶手上的油漆已暴起不少,让人想起蜕皮蜕了一半的蛇。小奇从扶手上抽回胳膊,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对面有个架子,上面摆着很多瓶子,有棕色的,有透明的,上面还贴着标签。

  小奇的视线定在一件东西上,那是个一尺来高的玻璃罐,里面装着液体,罐子底部有很多状似油脂的沉淀物,液体里浸泡着什么东西。

  那是两只球状物体,上面布满红色丝络。小奇想看得更清楚一些,她走了过去。

  窗外有扑翅的声音。

  小奇脚下踩到什么东西,她低头一看,是卷报纸。看日期应该是今天的。报纸的头版上有一张男人的照片,下面写着“通缉令”。

  小奇把报纸拿了起来,发现照片的旁边还附有小字:

  今日上午,一名八岁女童被发现横尸于市郊。尸体布满刀伤,惨不忍睹。双目也被挖去……

  挖掉了眼睛?小奇接着往下看。

  凶手所使用的手法与十年前的一桩案件十分相似,当时的罪犯也是将受害人挖眼后杀害。该案至今未破。警方曾将该受害人的父亲列为头号嫌犯。题图为当年的通缉令…一

  一只乌鸦落在窗台上,歪着脑袋打量着小奇。

  小奇盯住那张照片:浓浓的眉毛,瘦长的脸颊,头发有点秃。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一阵啄驳声传来,她转过身,只见乌鸦正在扑打着窗玻璃。它似乎想进来。小奇的注意力重新回到照片上:究竟在哪儿见过这张脸呢?

  啄驳、啄驳……乌鸦用力地啄着窗玻璃。它翘着尾巴,十分卖力。

  一个模糊的概念开始在小奇脑子里形成,那个人…·应该就在自己身边……她的手脚一阵冰凉:想起来了,那男人和辅导员很像!她的脑袋里“嗡”-—下。

  身后的啄驳声大作,只见数不清的乌鸦落在了窗台上,它们拥挤着,用爪子、翅膀、头和嘴,扑打和撞击着窗户。黑色的羽毛落满了窗台,就像正在下一场黑色的雪。乌鸦眼里闪着狂热的光,屋子里似乎有什么吸引着它们。

  小奇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手碰到个硬邦邦的东西,凉凉的。她扭头一看,是那个玻璃罐,她正和罐里的东西面对面。而盛放在罐里的东西,竟然是两只人眼!眼睛已被泡成了灰色,它们鼓胀着身上的血管,盯着小奇。

  2回家

  小奇飞奔出医务室,险些绊倒在台阶上。

  她看到无数的乌鸦贴在玻璃窗上,窗户上已经被啄出了个洞。已经有乌鸦钻了进去,盯着玻璃罐里那双眼睛呱呱直叫。她只听说过乌鸦会对闪光的东西发生兴趣,却没想到它们连红艳艳的眼珠也会喜欢。想到这里,小奇一阵恶心,头也不回地跑向寝室。她要回家,家里有治自己病的药。

  同学们都在上课,此刻寝室没有人。小奇把自己的东西统统丢进书包。然后抱着书包跑出寝室。她想先给家人发个信息,但掏出手机来一看,手机没电了!她脑子里又“嗡”一声,低着头往前冲,正撞在一个人的怀里。

  她停在了寝室门口。辅导员正站在那里,他盯着小奇:“去干什么?”

  小奇退了一步。

  “看过医生了?”辅导员问。小奇摇头。

  辅导员看到了她的书包:“想回家?”小奇点头。她把手机收了起来。

  “我送你回去。我的车就在外面。”

  辅导员盯着前面的路,他的手紧紧抓着方向盘。

  小奇坐在旁边。她觉得辅导员关节突出的手指实在干枯得很,且又细又长,有点像鸟爪子。安全带很紧,但小奇宁可不系安全带,那样可以随时逃走。她忍不住瞟了眼辅导员:浓眉,长脸,秃顶。和照片不同的是,辅导员的脸更胖点,更圆点,头发也更少点。

  小奇竭力保持着冷静。

  车子在市公安局对面的中国移动营业厅前停下。辅导员走下车:“等一下,我去交话费。”他走进大厅。

  小奇的心“怦怦”跳着,她看到公安局里走出两名警察。小奇咬咬牙,她瞟了眼营业厅_辅导员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出来,她冲出车门。两旁汽车纷纷刹车,司机们冲小奇直挥拳头:“走路要长眼睛!”

  小奇没工夫解释。她一口气冲到那两个警察跟前。那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