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胎

来源: 作者: 医院鬼故事 2021-07-24
字体:


  《堕胎》
  一、
  林衍泽是医学院五年级的学生。这天他和几个同学一起去一家茶苑品茶聊天。
  这是一个挺大的院落,墙上爬满了藤蔓植物,墙下盛开着一圈娇艳的玫瑰,院子正中是一座大大的暖房一般的玻璃屋。
  进到这间玻璃屋中他们发现,每一张桌子,无论大小都是用一个整的树墩做成的,看的见树的年轮,闻的到木的清香。每张木桌旁都有一个小小的电炉子,上面放了个透明的玻璃小水壶,水在里面咕嘟咕嘟的滚着。林衍泽一下子喜欢上了这里,他觉得这种风格很符合他的审美观。
  他们几个要了冻顶乌龙,又选了些干果、牛肉干之类的小吃,兴高采烈的聊了起来。
  一个常到此处品茶的同学告诉他们,这里每晚七点都有古筝演奏。
  正说着,一个身材修长、着白衣白裙的女孩子来到台上,在古筝上试了几个音,就开始弹了起来。
  她弹的很好,很流畅,也很有意境。可大多数的人仍旧在喝茶聊天,很少有人去真正的欣赏。
  但林衍泽不同,看到女孩的第一眼就被她身上那超然出尘的气质所吸引,他觉得她有些冷漠,有些傲然,好象还有一些些的委屈,应该是委屈吧?是为了生活所迫而不得不出来表演的委屈?
  林衍泽一边喝茶一边频频地关注着她。
  一曲终了,她慢慢走下台去,并有意无意地向他们这桌看了两眼。
  回到宿舍后,林衍泽的脑海中全被她那典雅的身影占满了,这样古典、韵味十足的女孩子正是他梦寐以求的。
  好不容易盼到了第二天下午,林衍泽早早的就来到了那家茶苑,他从泡茶的小妹那里打听到演奏古筝的女孩子叫云,是因家境贫寒而出来工作的,一晚上要跑好几家饭店和茶楼呢。
  林衍泽忽就觉得很心疼,为了云那超然出尘的气质中所带的那一些些的委屈而心疼,他心中明白自己是爱上云了。
  接连几天,林衍泽都会坐在那个离台子最近的座位上,期待着云的出现……
  …………
  二、
  后来,他们相爱了……
  林衍泽在外面租了间小屋,两人搬了进去。
  云常说:“那时,我一直觉得自己象个卖艺的,总感心中委屈。但却让我籍此认识了你,上天待我不薄,我是要好好珍惜的。”
  云经常会弄几个精致的小菜,两人对面坐着,她不停地为他盛汤、布菜、添饭,脸上始终挂着微笑,他们都很满足这样的生活并且陶醉于其中。
  餐后,他们有时会看一些租来的老电影,她说很喜欢这些温馨浪漫的老片子,让人有一种刻骨铭心、回肠荡气的感觉。
  三、
  可是,在林衍泽大六的那年,云怀孕了。
  当时,在校的大学生是不准结婚的,而堕胎又是违法的。怎么办?在经过了两个不眠之夜后,林衍泽决定由自己来为云做手术。
  林衍泽从学校偷偷带出了手术器具,就在这间小屋里做起了手术。
  一开始,他对自己还是很自信的,手术进行的倒也还顺利。可随着一块块的棉花被止不住的鲜血浸透时,他慌乱起来了。
  血,不停地流淌着,把床单染成了红色。云的脸色苍白,呼吸急促,满额都是冷汗,眼中含着泪,挣扎着向他伸出手来:“我是不是要死了?”
  “不,你不会死的!”林衍泽握住云的手,将她抱住。
  “……我知道,我要死了,我就要死了……”云捧着他的脸,深情地望定他:“我是那样爱你,我舍不得你,我好想好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我也爱你,你不会死的!”
  “……对不起,我不行了……我坚持不下去了……你抱着我,就这样抱着我……”
  云就这样在林衍泽的怀里咽了气。
  四、
  林衍泽痴痴地抱住云的身体,一直抱到了半夜。
  忽地,他放下了云,将她平平地放在床上,起身从满是鲜血的棉花堆里翻出了一团小小的血肉,举在眼前看了看,然后放进了嘴里:
  “这是我们的小宝贝……”
  之后,他又翻出了手术刀,来到了床前,抚摸着云那如白玉一般没有一丝瑕疵的面庞,喃喃道:
  “亲爱的,我爱你,我也舍不得你,我们要永远永远在一起,我们一家三口永不分离。”
  锋利的手术刀划开了云洁白无暇的身体,可能因失血过多的原因,并没有太多的鲜血涌出来。林衍泽专心致志地仿佛对待贵重的艺术品般的小心翼翼地切割着……全部切割完毕后,他取出了一口大锅:
  “亲爱的,我们一家三口就要团聚了。”
  作者:魅惑紫荆妖回复日期:2005-6-7 8:02:00 
  ……不久,小屋中传出了一股股奇异的肉香……
  ……
  五、
  还是那间茶苑,撒满阳光的玻璃屋里,还是那看的见树的年轮,闻的到木的清香的,用整的树墩做成的桌子。林衍泽透过透明的玻璃墙注视着外面盛开的玫瑰,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腹部: